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拟增资28亿 借款度日的中法人寿或将绝处逢生

时间:2020-11-17 11:40:59    来源:北京商报    

增资坎坷、借款度日的中法人寿或将绝处逢生。11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从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获悉,近日中法人寿欲增资28亿元,引进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山控股”)、贵州贵星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贵星”)三家新股东,增资后注册资本跃升至30亿元,而法国国家人寿、北京人济九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济九鼎”)两家老股东则将退出。业内人士认为,若新的增资方案通过,中法人寿将正式从合资险企变身为中资险企,而随着大量资本金的补给,业务将走上正轨。不过,届时,如何应对新股东之间及其与经管层的摩擦,如何发展业务以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也将成为中法人寿需要直面的挑战。

增资方案两易其稿

最新公告显示,增资完成后,中法人寿注册资本将由2亿元增至30亿元。其中,人济九鼎和法国国家人寿将把目前各自持有的0.5亿元全部转让给第一大股东鸿商产业控股集团(以下简称“鸿商集团”)。

与此同时,鸿商集团新增出资7.9亿元,增资及股转完成后股比将由50%降至33%,不过仍为第一大股东;宁德时代、青山控股、贵州贵星分别出资9亿元、9亿元、2.1亿元,增资完成后股比将分别为30%、30%、7%。

保险行业协会相关披露显示,自2016年起,中法人寿便已开始谋求增资重组。不过彼时,法国国家人寿并未退局,而是一直没有参与各版本方案的增资。

2016年,中法人寿拟新增注册资本13亿元,除了原股东鸿商集团、人济九鼎分别欲增资6.5亿元和3.25亿元外,还拟引入新股东吉林省长久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出资1.625亿元,和新股东安徽国盛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625亿元计入新增注册资本。

此后,在2017年版增资方案中,股东出资额、新入局股东名单均发生了变化:中法人寿欲增资13亿元,其中原股东鸿商集团和人济九鼎参与增资,分别出资4亿元和1.74亿元;另有新股东广西长久汽车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久汽车”)、宁德时代分别欲增资4.29亿元、2.99亿元。

然而,两次增资方案均没有下文,中法人寿2亿元注册资本一直未得到补充。此次增资版本相较于2017年版增资方案,新入局股东中仅存宁德时代,另有青山控股、贵州贵星参与出资;长久汽车不再参与,而原股东法国国家人寿、人济九鼎亦均欲退局。

关于为何此前几版增资方案未通过,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中法人寿并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偿付能力屡创新低

中法人寿坎坷增资路背后,一方面是该公司屡创新低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及连续五年不达标的风险评级;另一方面则是其跌至0元的保险业务收入及难甩开的亏损包袱。

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三季度,该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4408.67%,相较二季度的-22687.57%与一季度的-18227.01%,缺口不断扩大。

自2016年开始,中法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便由正转负,而这一年也是风险综合评级开始不达标的分水岭。根据中法人寿公告,2016年三季度,中法人寿的风险综合评级已为C级,2016年四季度风险综合评级降为D级,直至2020年三季度仍维持在D级。至此,中法人寿偿付能力指标已连续五年不达标。

另一边,中法人寿的保费收入也已经停滞不前。北京商报记者查阅发现,中法人寿三季度保险业务收入为0,净利润为-1217.44万元;前三季度累计保险业务收入则为7.06万元,累计净资产为-2.48亿元。实际上,从2016年中法人寿偿付能力指标进入负值后,中法人寿的业绩便已遭遇“滑铁卢”。

“中法人寿需要股权结构改革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员朱俊生表示,作为中小主体,一个处于成长中的寿险公司随着业务拓展会损耗资本金,已导致偿付能力不足,从而导致业务没有办法继续拓展。

增资方案迟迟未有下文,已然深陷流动性枯竭的中法人寿选择向股东借钱度日。公开信息显示,仅在2020年,中法人寿便已先后向鸿商集团借款3次,累计金额2700万元。此前2017年,中法人寿向鸿商集团累计借款9次,共13084万元;2018年,累计借款9次,共6910万元;2019年共5次借款合计5400万元。而在近四年的时间里,中法人寿已合计向大股东伸手要钱26次,合计借款2.8亿元。

新股东入局引“活水”

“重组后,中法人寿的主要股东都是国内颇具实力的优秀企业,且以创新和精细化管理著称。”有业内人士称,中法人寿表示,各家股东对办好中法人寿有共同的理念和战略共识,都坚定地看好中国的康养业和寿险市场,并在各自事业中有所布局。

新股东若入局成功,将会给中法人寿带来哪些影响?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大股东鸿商集团长期专注于产业投资与运营,对医疗健康领域一直高度重视,有专门研究团队和近十年的医疗产业投资经验,其产业资源布局及深度研究与中法人寿包括健康险在内的商业保险业务高度契合,有助于探索商业保险深度结合医疗健康的新型发展模式。

朱俊生认为,若增资成功,中法人寿接下来会走上正常的业务成长轨道,因为资本金增加会支撑其业务的发展;另一方面,虽然有原股东退出和新股东加入,但第一大股东鸿商集团只是股权比例下降,仍然处于控股地位,即使公司治理结构可能会有所变化,但依然会相对稳定。

“关于接下来各股东之间的磨合,以及股东与经营管理层对于寿险发展共识的达成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容易造成公司的战略出现摇摆,无所适从,这是过去一些中小主体发展的巨大教训。”朱俊生提示称,接下来股东之间以及股东和经营管理层之间对于寿险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越是趋同,越有利于公司选择自己适合的战略,也越有利于公司的成长。

而在业务方面,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则表示,新股东的入局可能会带来业务结构上的变化,如以前中邮人寿控股时期,中法人寿主打银行保险业务。至于新股东可能带来的业务上的协同效应,徐昱琛则认为从新股东自身业务范围上来看并不明显。

同时,朱俊生也提出:“现在市场竞争也很激烈,包括疫情对寿险当期业务还是有些压力的。在这种背景之下,一个中小主体怎么去发展、怎么选择‘小而专、专而美’的差异化发展策略,可能对于中法人寿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